约瑟夫.沃伦

定义

Harrison W. Mark
翻译,由Jinfeng Zhang翻译
发表于 08 January 2024
X
translations icon
其他语言版本: 英语, 法语
Dr. Joseph Warren (by John Singleton Copley, Public Domain)
约瑟夫.沃伦医生
John Singleton Copley (Public Domain)

约瑟夫.沃伦医生(1741-1775 年)是马萨诸塞州波士顿的一名医生,在美国革命初期(约 1765-1789 年)成为爱国者运动的重要政治领袖。沃伦因派遣保罗. 里维尔午夜骑行(警告英军来袭)和在邦克山战役中英年早逝而闻名,被认为是美国的开国元勋。

早期经历

1741 年 6 月 11 日,约瑟夫. 沃伦出生在英国殖民地马萨诸塞湾波士顿对面的罗克斯伯里镇(Roxbury)。他是四兄弟中的长子,父亲约瑟夫. 沃伦(Joseph Warren)是一名农民,母亲玛丽.史蒂文斯. 沃伦 (Mary Stevens Warren),小约瑟夫经常和父亲一起去波士顿。约瑟夫是一个有责任心、有魅力、非常聪明的男孩,他在罗克斯伯里拉丁学校学习成绩优异,并于 1755 年考入哈佛大学,当时年仅 14 岁。同年 10 月,老约瑟夫. 沃伦在采摘苹果时从高高的梯子上摔了下来。他的脖子被摔断,当场死亡。小约瑟夫从此要负责照顾母亲和弟弟们,家里朋友的资助才让他稍稍减轻了负担。

沃伦并没有因为父亲的去世以及随之而来的额外责任而影响他在哈佛的求学。他在自己居住的宿舍上演了多场广受欢迎的话剧《卡托》(Cato),还是学校民兵组织的积极成员,甚至可能还是一个医科学生俱乐部的成员,该俱乐部的成员会去墓地和监狱寻找尸体来练习手术。作者纳撒尼尔-菲尔布里克(Nathaniel Philbrick)在他的著作《邦克山: 一座城市,一场围攻,一场革命》(Bunker Hill: A City, A Siege, A Revolution)一书中,讲述了沃伦在哈佛时的一件趣事,展现了他坚定的个性和追求刺激的天性:

一位同学后来讲述了沃伦的故事:有一次在同学聚会中,他被锁在楼上寝室门外。他没有去砸门,而是爬到楼顶,顺着雨水管爬了下去,然后又从打开的窗户爬了进去。就在他爬进去的一瞬间,腐烂的雨水管轰然倒地。沃伦只是耸耸肩,表示雨水管已经尽忠职守了。对于一个因摔死父亲而丧生的男孩来说,这是个很能说明问题的事情。说明他是一个勇敢的年轻热,敢于去做本应让他感到恐惧的事情(144)。

1759 年毕业后,沃伦在罗克斯伯里拉丁学校教了一年书,之后开始在波士顿行医和手术。1764 年,在天花流行期间,23 岁的沃伦与一队医生合作,为波士顿港威廉城堡上被隔离的约 5000 人接种了天花疫苗。他治疗的波士顿人来自各行各业,包括律师约翰. 亚当斯和马萨诸塞州副州长托马斯.哈钦森的几个儿子,帮助沃伦迅速成为波士顿最知名、最受尊敬的医生之一。同年,沃伦与 18 岁的女继承人伊丽莎白.胡顿(Elizabeth Hooten)结婚,婚后育有两子两女,伊丽莎白于 1773 年英年早逝。在妻子去世以后,沃伦似乎成为享受生活的人,他几乎花光了妻子所有的嫁妆。此时,沃伦已经成为一位受人尊敬的医生和有魅力的鳏夫,但随着革命风暴从海港对面吹来,沃伦很快就会被推上政治运动领袖的新位置。

沃伦很可能在 1765 年左右结识了汉考克、亚当斯和波士顿其他著名的辉格党人。

革命生涯

沃伦正是通过医生的职业,不仅认识了将改变他的生活的人,也认识了将改变美国历史进程的人。约翰. 汉考克是新英格兰最富有的商人,他在波士顿灯塔山(Beacon Hill)顶上的豪宅体现了他的雄心和奢华的生活方式。而塞缪尔. 亚当斯则是一个不成功的商人,经常处于贫困的边缘,但他雄辩的口才和娴熟的写作技巧使他很快站在了革命运动的最前沿。沃伦很可能在 1765 年左右结识了汉考克、亚当斯和波士顿其他著名的辉格党人,那一年英国议会颁布了《印花税法》。

《印花税法》是英国议会为了让 13 个北美殖民地帮助偿还大英帝国在两年前结束的七年战争中欠下的债务。该法案要求殖民地居民对其购买的所有纸质文件缴纳印花税。虽然税收本身并不特别繁重,但许多美国人反对《印花税法》,理由是英国议会没有权力直接向他们征税。

这种观点认为,当殖民者的祖先第一次来到新大陆时,他们同时具备了 "作为英国人的权利",这些权利在英国宪法和他们自己的殖民地宪章中都有规定。其中一项权利是人民只能向自己征税;由于英国议会中没有美国人的代表,议会无权对美国人征税。塞缪尔. 亚当斯 (Samuel Adams)是反对《印花税法》声音最大的人之一,他认为如果美国人缴纳了税款,他们将 "从自由臣民的地位沦为可悲的奴隶"(Schiff,73)。

Portrait of Samuel Adams
塞缪尔. 亚当斯 肖像
John Singleton Copley (Public Domain)

1765 年 8 月 14 日,波士顿暴民在袭击一名新邮政官员的家之前,将一个与他真人大小相同的人形石棺吊起来。第二天这名邮政官员便辞职了,而吊着人形石棺的那棵树被称为自由树。虽然沃伦没有参与《印花税法》的暴动,但他确实目睹了这些行动,并第一次感受到了革命的狂热。1766 年初,议会废除了《印花税法》,但殖民者还没来得及庆祝,1767 年又通过了《汤森法案》,殖民地居民同样认为这些税收具有压迫性。此时,沃伦作为波士顿社区受人尊敬的一员,进一步融入了该镇的爱国者组织。他与被称为 "自由之子 "的地下政治煽动者组织建立了密切的联系。特别是,这位医生与该组织的一位成员–银匠保罗. 里维尔(Paul Revere)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1768 年,沃伦首次登上政治舞台,他为《波士顿公报》撰写了一系列文章,抨击《汤森法案》;这些文章以优雅而火热的散文形式撰写,署名为 "真正的爱国者"。沃伦的文章极具煽动性,皇家总督试图以诽谤罪起诉沃伦及其出版商,但大陪审团拒绝提出指控。同年,英国官员试图扣押属于汉考克的双桅帆船 "自由号",波士顿再次爆发骚乱;1768 年 10 月 1 日,英国派出士兵在波士顿广场驻扎,以应对骚乱。沃伦选择了一个动乱的时机投身政治,但他发现自己喜欢这种刺激;他很快就会发现自己是美国最革命的城市中最革命的人之一。

冉冉上升的新星

到 1770 年春天,英军占领波士顿已将近一年半。在此期间,士兵与波士顿居民之间的关系日益紧张。1770 年 2 月 22 日,一群波士顿人(主要是年轻男孩)聚集在一名忠于英国的海关官员家门外举行抗议。声称他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这名效忠英国的人向人群开枪,打死了 11 岁的克里斯托弗.塞德(Christopher Seider)。沃伦医生对小塞德进行了尸检,他的遇害激怒了波士顿民众,导致几天后的 3 月 5 日又有一群人骚扰一群英国士兵。士兵们向人群开火,最终造成五名平民死亡,六人受伤。

与许多波士顿同胞一样,沃伦对波士顿大屠杀充满愤怒。沃伦与另外两名自由之子詹姆斯. 鲍登 (James Bowdoin)和塞缪尔.彭伯顿(Samuel Pemberton)一起,参加了一个委员会,该委员会负责收集大屠杀中的宣誓证词,以帮助起诉英国士兵。委员会决定将这些宣誓书以《波士顿恐怖大屠杀简史》的形式出版。正如其标题所示,该书极度具有鼓动性。它重点描述了导致大屠杀的英国士兵前几天的侵略行径,同时将波士顿市民描述为和平守法的人。该书成为波士顿大屠杀最著名的记述,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公众对这一事件的看法。虽然沃伦的病人兼朋友约翰.亚当斯进行了出色的辩护,但大多数被指控的英国士兵在审判中被无罪释放。

The Boston Massacre
波士顿大屠杀
Paul Revere (Copyright)

沃伦在波士顿大屠杀委员会的工作大大提升了他作为爱国者的公众形象。塞缪尔.亚当斯 (Samuel Adams)与他关系密切,并成为沃伦的良师益友。1773 年 12 月 16 日,自由之子组织成员向波士顿港倾倒了 342 箱英国东印度公司的茶叶,以抗议最近颁布的《茶叶法案》。沃伦和他的朋友保罗.里维尔(Paul Revere)组织了一支卫队,以确保茶叶不被卸下,这只卫队被称之为 "波士顿茶党 "。后来,沃伦还与山姆.亚当斯(Sam Adams)合作,向其他殖民地证明抗议的正当性。1774 年,英国议会做出回应,颁布了一系列惩罚性政策,这些政策在殖民地被称为 "不可容忍法案"。这些政策包括关闭波士顿通商口岸,任命英国将军托马斯. 盖奇(Thomas Gage)为马萨诸塞州军事总督,以及用王室任命的官员取代殖民地的许多公务员。《不可容忍法案》在整个殖民地受到谴责,被认为是对美国自由的攻击。

1774 年 8 月,塞缪尔. 亚当斯(Samuel Adams)、约翰. 亚当斯(John Adams)和约翰. 汉考克(John Hancock)前往费城参加第一届大陆会议。来自十三个殖民地中十二个代表举行会议,讨论对"不可容忍法案"的统一反应。沃伦留在马萨诸塞州,在那里他牵头撰写了《萨福克决议》,呼吁殖民地的地方民兵开始为与英军的潜在冲突做准备。沃伦派里维尔将萨福克决议递交给大陆会议,会议的首要任务就是批准这些决议。10 月下旬,汉考克和亚当斯夫妇从大陆会议回来后,与沃伦和其他马萨诸塞爱国者一起来到康科德镇,在那里成立了省议会,这是美国的一个临时政府,旨在制衡盖奇将军的军政府。在筹备殖民地民兵、采购武器和火药方面,沃伦发挥了积极作用。

在此期间,沃伦一直在继续他的医生工作。他曾为年轻的约翰.昆西. 亚当斯(John Quincy Adams,未来的美国第六任总统)的断手做过手术,亚当斯后来能握笔写字,他认为这是沃伦的功劳。沃伦还与他曾经的病人、33 岁的梅西-斯科雷(Mercy Scollay)发生了一段激情澎湃的恋情。到 1774 年底,他们的关系成为波士顿最受关注的话题之一。 1775 年初,他们订婚了。

莱克星顿和康科德

1775 年 3 月 5 日,波士顿大屠杀五周年纪念日,沃伦向聚集在波士顿老南方会堂的人群发表了演讲。沃伦身着长袍发表演讲,唤起人们对古罗马共和国自由的回忆,这让人回想起他在哈佛宿舍上演戏剧的日子。在描述了大屠杀遇难者家属的强烈的悲痛之后,沃伦宣布:

从英国独立不是我们的目标。不,我们的愿望是英国和殖民地能够像橡树和常春藤一样,共同成长,共同壮大......但是,如果这些和平措施不起作用,而通往安全的唯一道路似乎是通过血腥的战场。我知道你们不会无视你们的敌人,而是会毫不畏惧地向前迈进,直到暴政被踩在脚下,将你们崇拜的自由女神......固定在美国的王座上(Philbrick,203)。

沃伦的话预示着一场冲突即将爆发。1775 年 3 月,马萨诸塞州的上空弥漫着反抗的气息。为了尽可能推迟冲突的发生,英国将军盖奇派兵到乡下没收武器弹药仓库,以防止殖民地民兵使用这些武器弹药。1775 年 4 月 19 日凌晨,一支由 700 名英军组成的部队被派往康科德,据悉那里有一个这样的武器弹药仓库。盖奇本想打殖民者一个措手不及,但他的意图几天前就已泄露给美国人;4 月 18 日晚,沃伦派遣里维尔和另一名男子威廉.道斯沿路前往康科德,提醒民兵英国的正规军即将到来。

Paul Revere Wakes the Town of Lexington
保罗·里维尔唤醒莱克星顿
Hy Hintermeister (Public Domain)

4月19日凌晨4:30左右,里维尔著名的午夜骑行让大约70名民兵在莱克星顿绿地上与英军士兵对峙;对峙期间,一声枪响导致英军向殖民地士兵两次开枪,打死8人,打伤10人。英国人继续向康科德进发,却发现美国人把大部分物资都藏了起来。在返回波士顿的途中,英军受到了殖民地军队不断增加的骚扰。沃伦不想被排除在战斗之外,他赶到战斗现场,一颗子弹穿过他的头发,差点要了他的命。莱克星顿和康科德战役导致英军伤亡 273 人,美军损失 95 人。英军退入波士顿,第二天早上波士顿已被超过 15000 名殖民地民兵包围。美国革命战争(1775-1783 年)的第一次大规模军事行动–波士顿围城战开始了。

邦克山与死亡

莱克星顿和康科德会议后不久,汉考克和亚当斯前往费城参加第二次大陆会议。1775 年 5 月 2 日,沃伦替代汉考克当选为马萨诸塞州省议会主席。年仅 33 岁的他是马萨诸塞州最重要的革命领袖,并负责战争工作。在围城战的过程中,他面临着一项艰巨任务,那就是采购足够火药和火炮,而殖民地部队严重缺乏这两样东西。他与一位名叫本尼迪克特. 阿诺德(Benedict Arnold)的康涅狄格州士兵建立了友谊,并派遣阿诺德率领一些部队去夺取尚普兰湖上的提康德罗加要塞(Fort Ticonderoga)。阿诺德最终取得了成功,尽管提康德罗加要塞的火炮直到 1776 年 2 月才运抵波士顿。

1775 年 6 月 15 日,殖民地军队得到消息,英军打算在多切斯特高地(Dorchester Heights)这个具有战略价值的阵地上加强工事,从那里他们可以将美国人从罗克斯伯里和剑桥镇突围出去,结束围攻。省议会决定先发制人,夺取波士顿北面查尔斯顿半岛上的邦克山并加固其防御工事。6月16日晚,以色列. 普特南(Israel Putnam)将军和威廉.普雷斯科特(William Prescott)上校率领的1200名殖民地军队出发前往查尔斯顿.但他们并没有按照指示在邦克山设防,而是开始在离波士顿更近的布里德山(Breed's Hill)挖掘工事。第二天早上,当英国人注意到这一动向时,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做出回应。经过一上午的炮击,威廉. 豪(William Howe)将军率领的2400名英军在查尔斯顿登陆,将美国人赶出阵地。

此时,沃伦医生已被大陆会议任命为少将,正在等待委任状的到来。但他急于加入战斗。他把外科手术的任务留给了他的一个学徒,便独自前往查尔斯顿。在那里,他从一名受伤的殖民地士兵那里得到了一支火枪,并向普特南将军自荐,自愿担任步兵。然后,他出发去加入保卫布里德山防御工事的战斗。对于脏兮兮、汗流浃背的殖民军来说,他一定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因为沃伦穿着 "一件轻便的布衣,上面有银制的纽扣,头发卷曲在头的两侧,用别针别起来"(Philbrick, 420)。

Death of General Warren at the Battle of Bunker Hill
沃伦将军在邦克山战役中阵亡
John Trumbull (Public Domain)

大约在下午时分,英军两次向布里德山发起进攻。殖民地士兵每次都等到最后一刻才发射毁灭性的先头炮弹,造成英军重大伤亡,并迫使他们退回山下。在第三次尝试中,英军成功地冲入了防御工事,将美国守军打得四散奔逃,并杀死了那些拒绝逃跑的人。沃伦可能是最后离开防御工事的美国人之一,两眼之间中弹,当场身亡。英军士兵认出了他,用刺刀在他的尸体上捅了几刀,并扒光了他的华丽衣服。几个月后,他腐烂的遗体被他的兄弟和保罗.里维尔发现,保罗.里维尔通过他的一副假牙认出了他。

遗产

沃伦成为了美国革命的殉道者,他的死让整个殖民地人们陷入悲痛。人们强烈地感受到失去了他殚精竭虑的奉献。1782 年,一个人甚至表示,他相信如果沃伦还活着,乔治.华盛顿就会 "默默无闻"(Philbrick, 481)。沃伦留下了四个孩子;1778 年,本尼迪克特. 阿诺德 (Benedict Arnold)给了他们每人 500 美元作为教育经费,并向国会请愿向他们支付少将抚恤金。虽然沃伦在《美国独立宣言》发表之前就去世了,但他对美国革命的贡献使他被公认为美国的国父。现代美国的许多城镇和郡县都以他的名字命名。

删除广告
广告

问题与解答

谁是约瑟夫.沃伦医生?

约瑟夫·沃伦医生是一位来自马萨诸塞州波士顿的医生,在美国革命初期(约 1765-1789 年)担任重要的爱国者领袖。 他派遣保罗·里维尔进行著名的午夜骑行,参加了邦克山战役,并在战斗中阵亡。

为什么约瑟夫·沃伦具有重要意义?

约瑟夫·沃伦医生对美国历史具有重要意义,因为他在独立战争前夕帮助组织了殖民地民兵。 他派保罗·里维尔午夜骑行,在莱克星顿和康科德战役前向民兵发出警报,并督导了波士顿围城战的头几个月。

约瑟夫·沃伦是如何死的?

1775 年 6 月 17 日,约瑟夫·沃伦在邦克山战役中英军进攻期间阵亡。 他的死使他成为美国革命事业的烈士。

关于译者

Jinfeng Zhang
张金峰是本土中国人,拥有国际关系和国际商务硕士学位,对历史有着浓厚的兴趣。从事翻译工作多年,喜欢旅游和了解不同文化。

关于作者

Harrison W. Mark
哈里森·马克(Harrison Mark)毕业于纽约州立大学奥斯威戈分校,主修历史和政治学。
Array ( [0] => Array ( [errno] => 1064 [sqlstate] => 42000 [error] => syntax error, unexpected '-' ) ) Array ( [0] => Array ( [errno] => 1146 [sqlstate] => 42S02 [error] => Table 'ancient_db.ci_search_results' doesn't exist ) )

引用本作品

APA 风格

Mark, H. W. (2024, January 08). 约瑟夫.沃伦 [Joseph Warren]. (J. Zhang, 翻译). World History Encyclopedia. 取自 https://www.worldhistory.org/trans/zh/1-22526/

芝加哥风格

Mark, Harrison W.. "约瑟夫.沃伦." 翻译 Jinfeng Zhang. World History Encyclopedia. 最后修改 January 08, 2024. https://www.worldhistory.org/trans/zh/1-22526/.

MLA 风格

Mark, Harrison W.. "约瑟夫.沃伦." 翻译 Jinfeng Zhang. World History Encyclopedia. World History Encyclopedia, 08 Jan 2024. 网络. 17 Apr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