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内·笛卡尔

定义

Donald L. Wasson
翻译,由Jinfeng Zhang翻译
发表于 22 September 2020
X
translations icon
其他语言版本: 英语, 法语, 西班牙语, 土耳其语
René Descartes (by Dedden, Public Domain)
勒内·笛卡尔
Dedden (Public Domain)

勒内-笛卡尔(René Descartes,1596-1650 年)是法国数学家、自然科学家和哲学家,最著名的名言是 "我思故我在"(Cogito ergo sum)。他发表了关于光学、坐标几何、生理学和宇宙学的著作,但人们对他的印象主要是 "现代哲学之父"。他所处的时代是 17 世纪末至整个 18 世纪在欧洲蓬勃发展的启蒙运动时代之前的一个时期,这是一个在政府、个人自由和宗教信仰方面出现革命性思想的时期。虽然笛卡尔不是启蒙运动的直接参与者,但他的遗产影响了整个那个时代对科学、政治和社会变革做出贡献的人。

早期生活

勒内-笛卡尔于 1596 年 3 月 31 日出生于法国拉海。他的父亲是一位地主和布列塔尼议会议员。从十岁开始,年轻的笛卡尔就在法国安茹省的拉弗莱什学院接受耶稣会士的教育,这所学校由法国亨利四世(1589-1610 年)创办,被认为是全欧洲最好的学校之一。在那里,他学习了语言、逻辑学、伦理学、数学、物理学和形而上学。后来,他进入普瓦捷大学学习,并于 1616 年获得法律学位。尽管当时的许多人都认为他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但除了他认为简单、显而易见且符合逻辑的数学领域外,他对老师的教导产生了严重的质疑。在他的著作《方法论》(Discourse on the Method)中,他写到了他对这些早期教育的否定:

我相信,通过他们(他的老师)的方法,可以获得对生活有用的一切清晰而确定的知识。 我非常渴望获得指导。 但当我完成了整个学习课程(通常在学习结束时就被纳入学者行列)时,我就完全改变了我的看法。(引自 Hutchins,42 页)

他曾就读于欧洲最负盛名的学校之一,但在一次自学失败后,他对自己充满了怀疑,并很快发现了自己的无知。笛卡尔深受伽利略(1564-1642 年)和哥白尼(1473-1543 年)的日心说宇宙观的影响,认为太阳系的中心是太阳,而不是地球。从此走上了改变后世哲学本质的漫漫长路。

怀疑和理性主义的概念

在笛卡尔提出质疑概念和向理性主义过渡之前,亚里斯多德哲学和经院哲学主导着西方思想。

17 世纪初,欧洲在科学和哲学领域都经历了一场至关重要的变革。在笛卡尔提出怀疑概念并向理性主义过渡之前,亚里士多德哲学和经院哲学主导着西方思想,但科学打破了这一传统思想,将其转变为一种基于个人理性力量的思想。在笛卡尔开创的这一新的思维方式中,通过感官或经验获取知识的经验主义旧观念被证明是不可靠的。科学非常强调观察、实验和理性。正是这三者中的最后一个使笛卡尔质疑他被教导要相信的一切,并激发他对真理的探索。他只用理性的力量,试图证明自己的存在。

笛卡尔在自愿加入荷兰和德国军队并游历欧洲时开始了他的探索之旅。在德国巴伐利亚州驻扎期间,他的一次经历彻底改变了他的一生。1619 年 11 月 10 日,为了躲避寒冷的天气,他躲进了一个只有陶瓷炉取暖的小房间。在几乎没有其他事情可做的情况下,他整天都在冥想。一天晚上,他做了三个生动的梦。醒来后,他把这些梦看成是幻觉,把自然世界看成是一个以数学为关键的单一系统。他想知道数学的确定性是否可以应用到其他知识领域。他在《方法论》中写下了这段经历:

……因为我发现没有社会活动可以转移我的注意力……我一整天都独自关在一个有炉子加热的房间里,在那里我完全有闲情逸致用自己的想法来打发时间。 (44)

离开军队后,由于害怕受到天主教会的迫害,他在荷兰度过了余生的大部分时光,这个国家比欧洲其他任何地方都提供更大的言论自由。他在巴伐利亚得到的幻象一直困扰着他,于是他开始寻找新的思想体系。新思想体系的核心是追求真理。笛卡尔认为真理可以通过质疑的概念来实现。

Descartes' House
笛卡尔的房子
Warren LeMay (Public Domain)

著作

从 1629 年到 1649 年,他创作了最伟大的哲学著作,包括

  • 《论世界》(1633 年)–为太阳系的日心说辩护
  • 《方法论》(1637 年)–《光学》序言
  • 《沉思录》(1641 年)–讨论笛卡尔理论和上帝的存在
  • 《哲学原理》(1644 年)–探讨肉体与灵魂的关系

尽管笛卡尔以哲学著作闻名于世,但他在科学和数学方面也有大量著述。

数学。这些著作包括《几何学》(Le Géométrie)、《气象学》(Les Météores)、《光学》(La Dioptrique)和《灵魂的激情》(Passion of the Soul)。

哲学

在理性主义中,对世界的认识是通过理性获得的,而不是基于感官的不可靠。

他的《方法论》为认识论和形而上学奠定了基础,而《沉思录》则彻底改变了哲学思想,提出了一个新的思想流派:理性主义。在理性主义中,对世界的认识是通过理性获得的,而不是基于感官的不可靠。

在他的《方法论》中,他论述了自己的研究必须 "把我能想到的最起码的怀疑理由都当作绝对虚假的东西加以摒弃"(51)。在这种探索中,一个人必须对自己的所有信念进行严格的检验,并摒弃任何未能通过检验的东西。在《沉思录》中,笛卡尔谈到了摒弃经验和依赖感官的必要性。在他看来,真正的知识或真理需要确定性,不能有任何怀疑的余地。一个人决不能相信所看到的或所经历的,因为感官会欺骗人。一根棍子半截浸在水里,看起来是弯的。他在反思自己过去的经历时写道:

迄今为止,我认为最真实、最确定的一切,都是从感官或通过感官了解到的;但有时我发现,这些感官具有欺骗性,因此,我们最好不要完全相信曾经被欺骗过的任何东西。(75)

在《沉思录》中,笛卡尔揭示了他是如何最终通过 "我思"–证明自身存在的。一开始,他将自己所有的个人信念都置于怀疑的问题之下,将其作为一个过滤器。如果一个想法无法通过这个过滤器,就会被抛弃。一旦某个观点通过或未通过,他就可以在这些确定性的基础上重建知识。考虑到所有复杂的数学证明都是通过多个步骤完成的,他为这一研究制定了一系列规则。要开始这一过程,必须将问题分成几个小部分。然后,从最容易、最简单的部分逐步深入到最大、更复杂的部分,最后进行验证。一个必须接受的原则是,除非所述事物如此清晰地呈现以至于不容置疑,否则不可视为真实。

Descartes Bust
笛卡尔的半身像
Ronald Yudo Adityo (CC BY-NC-ND)

因此,如果笛卡尔把他的所有信念都放在这个过滤器中过滤,他又怎么能确定他自己真的存在呢?既然感官可以欺骗人,那么人就不能相信感官告诉他的任何事情。拒绝依赖自己的感官,他就必须找到一种方法来证明自己的存在。最后,甚至连现实也必须受到质疑。人们能证明自己是清醒的吗?一个人可能在做梦,因为有些梦可能很生动;一个人的一生可能就是一场梦。或者,一个人可能受到了恶魔的影响–一个操纵他思想的神一样的实体。最后,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一个人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他在思考;因此,笛卡尔创造了 "我思故我在"(Cogito ergo sum)这句话。

他在《方法论》中写道

......因此,由于我们的感官有时会欺骗我们,我想假设没有任何事物是它们所想象的那样......我摒弃了以前被接受为证明的所有理由,认为它们都是虚假的。......我认为,"我思故我在 "这一真理是绝对必要的,它是如此确定、如此可靠,以至于怀疑论者提出的所有最离奇的假设都无法动摇它。 (51)

在《第一哲学沉思》中,他承认有些事情起初是不可否认的。然而,他随后对这种确定性进行了检验:

例如,我坐在这里,坐在火炉旁,穿着我的睡袍,手里拿着这张纸,还有其他类似的事情。我怎么能否认这双手和这个身体是我的呢......同时,我必须记住,我是一个人,因此我有睡觉的习惯。在梦中会呈现出那些清醒时精神错乱的人向自己表述同样的事情,有时甚至是更不可能的事情。(75)

既然有可能是在做梦,他就必须质疑任何感官知觉的确定性。但对笛卡尔来说,确定性是存在的:算术、几何和科学。

因为无论我是醒着还是睡着,2 和 3 加在一起总是组成 5,正方形永远不会超过四条边,真理不可能有任何虚假性(或不确定性)的嫌疑,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76)

批评与无神论

笛卡尔将怀疑问题引向了后来在他的笛卡尔二元论中描述的领域,以及上帝存在的本体论证明。正是在这些领域,他受到了大多数批评。在笛卡尔看来,人是心灵和身体的结合体。感知、记忆、想象和情感都离不开这两者。然而,根据他的二元论理念,心灵和身体是分开的、不同的;心灵是一种会思考的东西,不是实体,而身体是实体,是占有空间的。心灵可以离开身体而存在,因此,心灵和身体不可能是一回事。他在《沉思录》中写道:"......心灵和身体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因为身体在本质上总是可分的,而心灵则是完全不可分的。(101)人类的理性就是建立在这种心灵与肉体的区别之上的。心灵必须包含先于经验而存在的内在观念,因为正是经验导致了怀疑这个 "恶魔"。

同时代的一些人批评说,这是通向无神论这一危险境地的滑坡。

同时代的一些人批评说,这是通向无神论这一危险境地的滑坡。1663 年,在他去世四年后,天主教会圣职部谴责了他的四本书,并将它们列入禁书名单。多年后,荷兰改革派神学家吉斯伯特. 沃伊图斯(Gisbert Voetuis)批评了他的《方法论》和他的性格,称他虚荣、报复心强、"逍遥派"、野心勃勃。

尽管许多人提出 "如何证明"的疑问,但笛卡尔相信上帝存在,并打算证明这一点。他的本体论证明与安瑟伦(Anselm)等早期哲学家提出的证明差别不大。笛卡尔意识到自己是一个不完美的存在,是易变质的和有限的,但在他的头脑中存在着一个无限存在的概念,它永恒、不朽,在各方面都是完美的。这就是上帝。他认为自己不可能发明上帝的概念,因此,上帝是作为一个没有过错的存在。他在《沉思录》中阐述了自己的信仰:

因此,只剩下上帝这个概念了,关于这个概念,我们必须考虑它是否是一种不可能从我自身产生的东西。通过上帝这个名字,我理解的是一种无限的、独立的、全知的、全能的物质,我自己和其他一切(如果有其他东西存在的话)都是为了它而被创造的。(86)

这个神不同于像神一样的恶魔,不会欺骗他,所以他不会被自己能清楚感知的事物所误导。

去世与遗产

1649 年,应瑞典克里斯蒂娜王后的邀请,笛卡尔来到斯德哥尔摩教授她哲学。不幸的是,王后是个早起的人,这与笛卡尔相反,他喜欢晚睡–这是他在勒弗莱什学院时就坚持的习惯。事实证明,早上 5 点起床上课(每周三次)是致命的,因此他得了肺炎,于 1650 年 2 月 11 日去世。

笛卡尔去世 16 年后,他的遗体(只剩下头部和一根手指)离开斯德哥尔摩,被运往巴黎。1667 年,他被安葬在圣热纳维耶夫蒙(St. Genevieve du Mont)教堂的墓地。数年后,他的遗体被转移到圣日耳曼杜普雷斯修道院(Saint-Germain-du-Pres),但仍缺少头部和手指。 尽管有些人仍在争论他头部的位置(据说在巴黎的一家博物馆),他的遗体最终得到了安息。毫无疑问,笛卡尔将因他对科学和哲学的贡献而被世人铭记。

这一遗产的一部分就是他毕生对真理和知识的探索。这一新的理性主义概念(尽管它源于柏拉图的作品)是利用理性的力量而不是感官的输入来寻求知识或真理。它是数理逻辑的延伸,是对亚里士多德长期接受的经验主义信仰的否定。这种个人通过自身的推理能力寻求真理的创新理念,300 多年来一直是哲学的核心。笛卡尔影响了斯宾诺莎和莱布尼兹等其他理性主义者。除哲学外,他的著作,尤其是几何学方面的著作,对牛顿和莱布尼兹以及对微积分的发展都有启发。拉塞尔. 肖托(Russell Shorto)在《笛卡尔的骨头》一书中总结了笛卡尔对后世的影响:

因此,笛卡尔主义的精髓–其哲学内核涵盖科学–不仅生生不息,而且几乎扩展到人类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且不断发展、调整并催生了新的一代......(79)

虽然笛卡尔的一些观点已被人们所否定,但他对哲学和科学的影响是不可否认的。

删除广告
广告

关于译者

Jinfeng Zhang
张金峰是本土中国人,拥有国际关系和国际商务硕士学位,对历史有着浓厚的兴趣。从事翻译工作多年,喜欢旅游和了解不同文化。

关于作者

Donald L. Wasson
唐纳德在林肯学院(诺默尔,伊利诺斯州)教授古代史、中世纪史和美国史。自从了解了亚历山大大帝的故事,他便成为了历史的学生,并将持续学习。他渴望把知识传递给学生们。

引用本作品

APA 风格

Wasson, D. L. (2020, September 22). 勒内·笛卡尔 [René Descartes]. (J. Zhang, 翻译). World History Encyclopedia. 取自 https://www.worldhistory.org/trans/zh/1-19138/

芝加哥风格

Wasson, Donald L.. "勒内·笛卡尔." 翻译 Jinfeng Zhang. World History Encyclopedia. 最后修改 September 22, 2020. https://www.worldhistory.org/trans/zh/1-19138/.

MLA 风格

Wasson, Donald L.. "勒内·笛卡尔." 翻译 Jinfeng Zhang. World History Encyclopedia. World History Encyclopedia, 22 Sep 2020. 网络. 19 Apr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