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尔图艺术

定义

Mark Cartwright
翻译,由Xiru Du翻译
发表于 12 February 2018
X
translations icon
其他语言版本: 英语, 法语
Urartu Bull Wall Painting (by EvgenyGenkin, Public Domain)
乌拉尔图公牛壁画
EvgenyGenkin (Public Domain)

乌拉尔图文明繁荣于公元前九世纪至六世纪,位于古代的亚美尼亚,土耳其东部,和伊朗西北部。其典型的艺术形式包括:小型青铜神像,带有动物和女神头像和铜锅,以及颜色鲜活的壁画。这些艺术品是地中海艺术和乌拉尔图地域性文化的集合体。加上其艺术体现出的高超的技艺,乌拉尔图艺术遗产成为了世界各地博物馆(从伦敦到圣彼得堡)近东展区的亮点。

内核&影响

乌拉尔图文明从古至今存在于它强大的邻居亚述的阴影下。并且,它缺乏足够数量存活下来的文本,其物质文化也被大量掠夺或销毁。因此,乌拉尔图艺术的一大特点是我们往往很难将它以前,同时期,以及之后存在的文明的艺术区分开。所以,在研究乌拉尔图艺术时,更严谨的做法是将研究局限于乌拉尔图,而非试图寻找它和其它文化的联系。这样一来,乌拉尔图艺术的特征也便被逐渐揭露:乌拉尔图人是技术精湛的金属工匠,尤其善于制作锅,壁画绘者的技术也不比任何其它文化的逊色。这样的技术是几十年,甚至几百年间,逐渐得到熟练的。在这样的技术支持下,我们大概可以猜测乌拉尔图艺术经历过思想和技术上的创新。毕竟,历史证明了艺术大师在借鉴一段时间后便会转向试验和创造。

乌拉尔图文明在十九世纪才被重新发现,相比该地区同时代的文化,还有大量空白需要得到弥补,但是持续的挖掘工作正在稳步重构该地区文明在青铜时代和铁器时代的潜力、灵感输出与来源、和遗产。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乌拉尔图艺术尤其被同时期的亚述、近东、和更早期的赫梯以及胡里特艺术所影响。描绘对象如狮子,公牛,骑马者,神话中的生物(比如狮鹫和人马),以及军事主题体现了上述几种文化之间紧密的联系。并且,埃及艺术在该地区并非不为人所知。带有象形文字的彩色陶器以及小型雕塑都在乌拉尔图文明的所在地被发现过。

大量如在特什拜尼(Teishebaini) 那样的挖掘成果揭露了乌拉尔图人使用的材料、媒介与主题之丰富

不同文化之间的联系,以及对铭文辨别的不足,使不少艺术品很难被确认来源于乌拉尔图,亚述,或阿契美尼德王朝。不仅如此,不少存活下来的乌拉尔图艺术在亚述被发现。它们可能是被掠夺,或是乌拉尔图的工匠为当地市场制造的。另一种可能性是,这些作品于一段充斥着政治和艺术退化的时间被制作,并缺乏乌拉尔图文明的特点。幸运的是,大量的挖掘工作,如在特什拜尼(Teishebaini) 的那些,揭露了乌拉尔图人使用的丰富的材料、媒介和主题。

材料&艺术形式

金工在该地区的历史很长,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000年。乌拉尔图的工匠可以接触到当地的矿石储备,如金、银、铜、铅、铁、和锡。其他被工匠和艺术家使用的金属包括合金,比如青铜(铜和锡合成),黄铜(铜和锌合成),和银金矿(金和银合成)。艺术家也用木材,硬木,石头,骨头,鹿角,半宝石 (缟玛瑙,玛瑙,和红玉髓),釉,彩陶,以及象牙。常见的乌拉尔图艺术形式包括小型雕塑,雕刻或镶嵌的武器,铠甲,陶器,壁画,和极具装饰性的家具。

Bas Relief of Teisheba
风暴之神Teisheba的浅浮雕
James Blake Wiener (CC BY-NC-SA)

大型雕塑

不幸的是,除了一些不完整的部分,没有大型雕塑被保留了下来。其中,最重要的参考是六个保存下来的玄武岩浮雕,他们描绘了风暴之神Teisheba。追溯到公元前七世纪,该形象站在一头公牛之上,面对着另一个在两者之间拿着三重矛头的形象。该艺术品在阿迪尔杰瓦兹(凡湖的北边)被挖掘,其复原件位于埃雷布尼历史与考古博物馆保护区,埃里温,亚美尼亚的首都。

目前最大的雕塑(依据其保存下来的部分得知)雕刻了一个真人比例的统治者。该雕塑只有躯干得以存活,但是细长的胡子和长发的发端暗示了他的贵族身份。他左手握着弓和一些箭,右手则可能拿着棒子或是辫子。我们得以知道这个大体积的人物雕像被放在乌拉尔图的神庙中,是通过亚述的铭文和艺术品。这些艺术品和铭文描述或描绘了八世纪中至末期亚述帝国对乌拉尔图的攻击。

金属制品

金工们切割、浇筑、用浮雕装饰、雕刻、及镶嵌金属来制作华丽的商品—比如各种珠宝、头盔、盾牌、箭袋、胸饰、铃铛状的护身符和印章、马具、马具、马衔、腰带、带扣、小雕像和烛台。青铜和铜是工匠们的不二之选,用青铜制作锅是他们的特长,其边缘带有三维的动物或人头作为把手。其中,一个华丽的青铜制作的牛头把手装饰位于大英博物馆。

Bronze Bull Head from Urartu
来自乌拉尔图的铜公牛头
Osama Shukir Muhammed Amin (Copyright)

带翅膀的女神是另一种常见的锅的装饰。这些装饰很有可能代表了女神Tushpuea,即Shivini(太阳神)的配偶。一个极佳的例子如今在圣彼得堡的埃尔米塔日博物馆。一些铜锅的圆底面连接带有装饰或三足的底部。总体来讲,这种风格和伊特鲁利亚的锅很像。事实上,它们很有可能就是被乌拉尔图样式所启发,甚至是由乌拉尔图人制造的。

被放置在神龛或内墙的青铜牌匾被蚀刻上几何图案,和骑马者及二轮战车(甚至是建筑)的场景,有些牌匾甚至有金箔或银箔作为装饰。青铜的腰带会被刻上打猎的场景,比如猎杀狮子。盾牌的中间有浮雕,一般包括神话中的生物、狮子、和公牛。就像在大英博物馆的盾牌,浮雕上会出现同轴的狮子和公牛形象。这些属于显赫的家族的青铜物件包括装饰繁复的盾牌和武器,并可以通过铭文识别。事实上,铭文还可以用于辨认在亚洲之外被发现的乌拉尔图物件。

Urartu Decorated Quiver
带有装饰乌拉尔图箭袋
EvgenyGenkin (CC BY-SA)

壁画&地板

挖掘项目揭露了乌拉尔图的公共和私人建筑都有内墙壁画。单单位于埃雷布尼的堡垒的宫殿建筑群就有2000平方米的壁画。幸存的壁画被画在灰泥上,包括了动物、神话中的生物、排成队的神明、和描绘日常(如农业、养牛、狩猎)的场景。这些场景被绘制在宽阔的装饰边框内,包括几何形状或迷你且重复的人物。它们的背景往往是白色,带有黑色的轮廓线。红色和蓝色则是最常见的颜色。

在有声望之人居住的建筑内,铺地板的材料是石头。保留下来的地板往往由巨大的玄武岩厚板,或多彩的石头马赛克制作,常带有几何图案装饰。室内的墙面一般带有凹槽以放置装饰性的铜牌匾(和上文提到的一样),和装饰性的红色、白色、或黑色的切割过的石板。

Urartian Horse Mural Fragment
描绘马的残留的乌拉尔图壁画
James Blake Wiener (CC BY-NC-SA)

家具

家具,尤其是王座和配套的凳子,被放置在精英阶级的墓穴中。这些家具,由于用木头制成,并没有被完整地保留下来,但是那些由浇筑件或坚固的金属(一般为青铜或铜)制成的部分存活了下来。这些遗留下来的部分极为具有装饰性,它们的外形是精细雕刻的站立人物,或神话中的生物,如长翅膀的人头公牛,用于保护坐在王座上的人的带翅膀的鸟和狮子的杂交物。其中,一些形象的脸是由金子或半宝石制作的,并因此在很久之前被掠夺者取下。大量小型雕塑的凹陷带有金箔的痕迹,说明它们曾被闪亮的黄金覆盖。

陶器

种类丰富的陶器具有日常和宗教仪式的作用。它们中最常见的种类有抛光的红色表面,而最常见的形状是带有单把手的壶。体型较大的罐子会被放置在贮存食品的地下储存室,包括谷物、油、和酒。这些储存室中最大的可以容纳750升(200加仑)。刻的楔形文字的标注很常见,它们被用来记录容器内储存了什么。在这些容器中,一种不常见的形态是靴形,上面被画满了针织状的图案和花边。一些靴形的容器在特什拜尼(Teishebaini)的要塞城市被挖掘,日期可以被追溯到公元前八世纪。最后,乌拉尔图人制作pyxide(小型带盖的盒子)并用浮雕和宗教或日常的场景绘画装饰它,其中一些是用石头制成的。

Urartu Deity & Bull
乌拉尔图神灵&公牛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Copyright)

宗教艺术

宗教艺术包括了著名的神明的铜像,如Haldi, Teishaba, 和ShiviniHaldi是众神之首和战神,他常被描绘成一个站在狮子上的不一定有胡子的男性,以彰显他的力量、勇气、和阳刚之气。相反,Teishaba,风暴之神,站在一头公牛上,手握霹雳。太阳神Shivini被描绘为一个跪着的男性,握着双翼日盘,他的形象有可能是被埃及神明拉(Ra)所启发的。

一些神明无法被辨识,比如一个由骨头制作的女神,和一些半人半兽的形象,如鱼人、鸟人、蝎人。这些半人半兽的形象经常被画在储存室的内墙上,很有可能被视为保护神。生命之树,另一个美索不达米亚艺术的主题,在各种媒介中出现,并伴有一个站在它一边上贡的人物。

Urartu God & Worshipper
乌拉尔图神明&宗教崇拜者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Copyright)

乌拉尔图的武器被珍贵的材料制成,因此不被用于军事,而是在神庙被作为献给神明的贡品。在亚述的铭文描述中,乌拉尔图的神庙中放置着银制的弓箭,金剑,标枪,和矛。并且,或许是是因为战争之神的身份,Haldi进场出现在带有雕刻的武器、腰带、盾牌、和勋章上。

遗产

就像上文提到的一样,乌拉尔图艺术不仅和其他近东地区的文化有引人注目的相似性,还与远距离外古风时期的希腊艺术相像,尤其是克里特岛,罗德岛,萨摩斯岛,德尔斐,科林斯的艺术。伊特鲁利亚艺术也体现出了与乌拉尔图艺术的相似之处。至于这些特征是否独立地浮现,亦或者被商人传播,是否被作为物品交换,亦或归功于艺术家的流动,依旧是一个无解的问题。不过,地中海文化互相接触的地点很有可能是繁荣的波塞冬港(阿尔米纳),其位于奥龙特斯河河口,土耳其东南部,在公元前八世纪被乌拉尔图控制。

许多在乌拉尔图艺术中出现的图像在长时间后依旧出现在该地区的艺术中,就如乌拉尔图的语言在米底斯以及其他相继出现的权力将其城市占据后依旧存在一样。其中,生命之树的主题在中世纪出现于亚美尼亚的民谣和手抄本中。

This article was made possible with generous support from 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Armenian Studies and Research and the Knights of Vartan Fund for Armenian Studies.

删除广告
广告

关于译者

Xiru Du
Xiru Du is currently a high school student interested in history and art history.

关于作者

Mark Cartwright
马克是一位全职作家、研究人员、历史学家与编辑,他对艺术、建筑,以及研究所有文明共有的思想尤为感兴趣。马克拥有政治哲学硕士学位,目前担任WHE出版总监一职。

引用本作品

APA 风格

Cartwright, M. (2018, February 12). 乌拉尔图艺术 [Urartu Art]. (X. Du, 翻译). World History Encyclopedia. 取自 https://www.worldhistory.org/trans/zh/1-16794/

芝加哥风格

Cartwright, Mark. "乌拉尔图艺术." 翻译 Xiru Du. World History Encyclopedia. 最后修改 February 12, 2018. https://www.worldhistory.org/trans/zh/1-16794/.

MLA 风格

Cartwright, Mark. "乌拉尔图艺术." 翻译 Xiru Du. World History Encyclopedia. World History Encyclopedia, 12 Feb 2018. 网络. 18 Apr 2024.